如一水果沙拉幅江南烟雨的水墨画

来杭求学已一年半余,其间多次游玩西湖,并且总是阳光明媚,游人如织的。虽然数次到西湖,心中却时常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,风轻日暖的天气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隐匿了西湖鲜有......

  来杭求学已一年半余,其间多次游玩西湖,并且总是阳光明媚,游人如织的。虽然数次到西湖,心中却时常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,风轻日暖的天气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隐匿了西湖鲜有人知的一面。于是趁着微风,夹着细雨出门探索苏轼笔下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的烟雨西湖。

  擎着伞,携着友人,款款漫步于雨雾霭霭的西湖岸边,在此刻,西湖完全褪去晴日里游客给予的粉饰,薄雾笼罩着湖面,水果沙拉它似在羞面半遮听雨声,引人不免遐想。在“柳浪闻莺”的亭廊稍作小憩间隙,看花在雨中凋落。雨滴似温润的珠玉飘飘然撒落,在湖面上泛起层层涟漪,近处滴微含翠,远时雾里隐约,如一幅江南烟雨的水墨画,数笔丹青勾描,几点水墨晕染,难怪连名家大师们都会觉得自己画功不足。如今想来,西湖若要颠倒众生,只需要一场雨。西湖之美,就美在淡妆浓抹总相宜。

  断桥两岸,杨柳依依,那摇曳的枝条,在斜风中勾勒出无限温柔。雨入西湖化作水,西湖的水里,注入了世间太多的情感。白娘子与许仙在雨中相遇那日,大概也是被这番景致醉了心,在断桥相许。断桥上,有新人相遇,也有旧人相别。桥上梁祝十八里相送,长桥很断,心路很长。那日的西湖,也定是有雨,用那缠绵的细雨诉说离殇之苦。走上断桥,就是走上了一段思慕的路,断桥断桥,最大的悲大概就在于离人肠断,愁思之苦。桥底接湖面,听脚下水声回响,试图借湖水冲刷陡然升起的离愁别绪。翩翩而过的彩蝶年年不同,来世一遭,愿这世上的痴情人儿,岁岁如初,暮雪白头。

  跨过断桥,沿着白堤一路踱着,雨打花草轻奏出悦耳而富有节奏的嗒嗒声,令人情不自经地吟诵出乐天先生那流芳百世的千古佳句“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”遥想当年这位香山居士在杭州任刺史时,也曾像我们今天一样漫步白沙堤。不同的是,我们俗人的足迹很快便湮灭于历史的烟尘之中;而先贤大师则将其绝世佳作随足迹一起镌刻在了历史的画卷之上,为后人留下了永久遐想、回味的思绪和意境。

  慢慢地沿着西湖岸边闲庭信步,一处处散发着浓郁的文化艺术芬芳的历史遗迹扑面而来,不绝于目。出淤泥而不染的江南才女苏小小的墓亭赫然矗立于湖边,似一朵亭亭玉立、含苞待放的荷花。倾城名花、薄命红颜、钱塘名妓——苏小小。传说中苏小小玲珑秀气,气韵非常,在她的车后总有许多风流倜傥的少年跟随。和豪门公子阮郁就是在白堤岸上相遇相爱,终因世俗偏见、迫于分离,苏小小抑郁寡欢,最终绝望,抱病含恨去世,被埋葬在西泠桥畔。相较于白蛇与许仙断桥相会和梁山伯与祝英台长桥化蝶的虚构故事,西泠桥畔苏小小的传说故事却更显真实凄美。“湖山此地曾埋玉,花月其人可铸金。”这幅苏小小墓前的楹联,应是对她人格的恰当写照。我想这不仅仅是对她闭月羞花的娇颜和她病殁于十九岁花季的惋惜,也不仅仅是她琴棋诗书的绝代才艺,更重要的是她一个纤纤弱女子,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所体现出的对封建、污浊的社会风气的叛逆和反抗的精神,才使得后世的无数英雄竞相为之折腰。我与友人在墓前肃立良久,敬佩之情难以名说。

  从苏小小墓西行不远就到了岳王庙,惊讶于岳王庙与苏小小的墓一西一东,相距这么近,一边是柔情似水的江南女子,一边是怒发冲冠、气吞如虎的壮士。“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”其警世名言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努力奋进。西湖,不但有柔美的外表,而且她内心深处还跳动着一颗坚毅的心。清初大才子袁枚“江山也要伟人扶,神化丹青即画图。赖有岳于双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”的诗句,说的想必也是这个道理吧。

  雨,丝丝缕缕,漫不经意地飘着,撩拨着游人心中的缕缕情思。雨中游人三三两两,撑着朵朵花团似的各色雨伞,悠闲地飘移于夹道的花坛之间,别有一番韵味。远望断桥笼罩着一层轻纱,缓缓弓起她线条优美的身躯,水中映衬出若隐若现的倒影,小雨轻轻的撒落于水面,那桥的倒影仿佛是由大自然特意打上的马赛克般,更显出了她的朦胧美。湖面上静悄悄的,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喧嚣,湖心岛也显得格外幽静,岛旁边的三潭印月,隐约在水中浮现出三个小塔似的圆点,边上偶有三两只小舟悄然划过,小舟划过的水域泛起层层涟漪,令平静的湖面上显露出一丝生机。眼前的景象不禁让人想起东坡先生描述的“一叶轻舟、双桨鸿惊。水天清,影湛波平。鱼翻藻鉴,鹭点烟汀”的诗情画意,所有的一切都安置得恰到好处,而我们也正置身于这幅美轮美奂的“烟雨西湖图”之中。烟雨西湖,如诗如画,人在画中行,美在眸中转。

  一路走走停停,一面静静地欣赏、品味着西湖的美景,一面悄然梳理着西湖岸边文人雅士留下的文化脉绪,岳王庙、断桥、苏堤、白堤、孤山、西泠印社、秋瑾像、林徽因像······从本质上说,西湖的山水其实和别处的也并无二致,可就是因为有了白居易、苏轼、林逋等人的诗句,有了几乎中国历代文化精英的题咏吟哦,就有了“天下西湖三十六,就中最美是杭州”的美名。“文以地生辉,地以人益秀”,一湖碧水成就文人,而文人也成就了这一湖碧水。而在我看来,喧闹躁动的气氛是难以去品味文人雅士们那种从容、淡然的意境,而只有在这烟雨中闲庭信步,才能与先贤们生发心灵上的对话。

  烟雨中的西湖,似披一件轻纱,轻灵曼妙,让唐诗沉淀,让宋词浮现。期待与西湖下一个雨天的邂逅。

上一篇:水果沙拉词人怀念北方故土 下一篇:水果沙拉忧伤随之飘满地..... 叹

水果沙拉

元旦暖人吃酸辣汤 酸辣汤的做法是什么
正月十五如何健康吃元宵?
广东腊味煲仔饭的做法介绍
麦兜挚爱:海南鸡饭
广东的早茶文化
水果沙拉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